未分类

榴莲视频130

吴比把许何、屈南生和狐来部放到了小梁朝外面透透气——虽然只是乘鹤楼坑底的茅屋,但因有中州灵元围绕,几个原住民呆得甚是舒服。

阿扫已经落入了吴比控制,坑底下只剩下两个乘鹤楼外门弟子需要防备,凭场中几人的耳力听也听得出来,于是大家的神情都是颇为放松。

“几天工夫,你能回个几分力?”屈南生圆满破境,吴比又开始操心起了几天后步真或者是冯长老的坑底之行,屁股还没坐热乎就问许何。

九掌柜的下次来期未定,余娥暂时指望不上,就要利用好许何的这一剑之力。

“看呗……”许何愁容稍露,“只能寄希望于他们防备不严,一剑取之……”

“不必。”屈南生忽地抬头道,“姜水剑的那个梦里,我看到了无数灵果神草……或许灵果园中的物事,能对你和余师父有帮助……”

吴比眉毛一挑:“哟?一破境便成了丹药大家了?”

“不敢当不敢当,只是能辨别而已,并没办法炼成仙丹。”屈南生实话实说,“总之我先过去看看……”

“奴家也去……”余娥笑笑,“给老儿把把关。”

“那就你俩去看,有什么看得上的有用的,都拿过来便是。”这也是吴比的一个优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他也从不置喙。

“部?”狐来一听急了,“万一治不好,等三神仙他们下来发现灵果都咱们摘完了,不会生气吗?”

“放着果园不采才是暴殄天物。”吴比正色道,“九里坡的八姓人,挖门盗洞也想到这坑底来偷灵果,肯定都是好东西,不拿白不拿。”

如纯净水搬清纯氧气型美女唯美私房写真集

“再说了,你以为他们识破我等身份之时,会因为咱们帮着看了果园就饶咱们一命么?”吴比已经决意如此而为,“拿来吃光光,等他们下来要是还打不过,米缸带咱们走。”

吴比说着,怼了怼米缸蓬软的肚子。

“我也要吃。”米缸没好气地喵了一声,“刚才跑累了。”

“他说什么?”狐来生怕米缸不同意。

“他说他也要去……”吴比暂时给米缸做起了翻译。

“那小狐狸也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狐来拍了拍肚皮,“要么一起去吧哈哈哈!”

“我在这陪着许何,你们去。”吴比实是有些主意需要和许何参详,屈南生在的话正好不是太方便。

余娥回头,给了吴比一个“我懂的”眼神,一行人便随屈南生一起去灵果园采药了——吴比没忘多派了个异族跟着,不为别的,只为一旦被那两个外门弟子发现的话,便用异族身子里存着的小绿占了他们。

见过訾星律、荆天心所为之后,吴比行事也愈发无所顾忌起来——不就黑暗森林么?不就你抢我我抢你么?

真的惹毛了老子,抬手就是一个物种入侵,把中州的神仙变成植物人……

当然吴比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中州神仙们的战力极强,在人类行向宇宙的路上帮助极大……要是成了植物人,受伤的还是人类自身。

“你有事儿要和我说?”许何见屈南生他们离开,抬抬眼睛问吴比。

“是有这么个事儿,你之前讲屈南生的刺天剑的时候我就想问了……”吴比也不磨蹭,“你从他的剑法里面……看出来他要卫世?”

这一问涉及到如何帮屈南生成英雄——刚才得闲之时吴比也想过了,屈天歌在楼上修行,推掉乘鹤楼虽然过瘾,但的确很难说服屈南生……

如果屈南生的志向真的是“卫世”的话,换个方向也无甚不可,也许等他的刺天剑精进得差不多了,找个妖魔遍地之处杀上一遭,再宣传宣传,不就成了英雄了么?

“吴兄弟,你实话实说,到底想问啥?”许何眯眼道,“直到现在我许何也没看明白,吴兄弟到底为什么要对屈南生的事儿这么上心……是跟哪个老神仙打了个赌么?非要屈南生修行?非要他推倒这乘鹤楼?”

吴比听着一乐——整个这事儿的意思,倒和许何猜得大差不差,只不过他还没看到更“高”的那个世界,猜得不罢了。

如此说来,许何可能体会得了自己的心情——吴比清了清嗓子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让老屈成‘英雄’……现在你也明白他了,你觉着这事儿该怎么办?”

吴比直接把题目亮给了许何,想从中州土著这里得到些灵感。

许何做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沉吟片刻道:“这题有点绕啊?可有时限?再说了,英雄……什么是英雄?要让他成哪家的英雄?”

许何的这几问,没来由地让吴比想起第一次见到滨羽琉时的场景——那时滨羽琉也在努力成为“英雄”的路上,他说什么来着……

“我是你们的坏人,却是我们的好人呀……”

说完这句,滨羽琉就消失在了克里斯给他准备好的传送法阵中,离开了天心高中,也带走了祁飞宇的生命……

许何的这一问浅显易懂,但吴比突然想起一事——自己此前所想,都是以自己的价值观来界定“英雄”二字,界定正义……

可谁有能说,此之正义,不是彼之邪恶呢?

“喂,怎么了?”许何见吴比半晌不答,追问道,“当时赌约没谈明白?”

“没有没有。”吴比连连摆手,“并没有时限,几时成英雄都可以……”

“那我怎么看吴兄弟……好像非常焦急?”许何语声微妙,“忙不迭地让南生破境,忙不迭地要为我等疗伤……”

“我还以为……有人在后面催促着呗……”许何呵呵笑。

“说正经的。”吴比被许何说得有些发窘,“你觉着,屈南生要怎样才能成为英雄?谁的英雄都行,怎么样的英雄都行。”

“反正我们现在只是讨论。”吴比正襟危坐问许何,“具体怎么做,都是后话,我现在只想多读一读屈南生的心,好做出方向上的判断。”

“那……我就随便说说。”许何也正色道。

“请赐教。”吴比一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