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免费看黄

黄毛的企图其实很简单。他也知道自己干出了什么人神共厌的事情,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脱离了酒精和中枢神经兴奋剂的作用后,黄毛吓出了一身冷汗。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经常在灰色地带厮混,甚至也和黑色领域有所接触的黄毛很清楚,自己干出的事情会引来多少警察的注意。只要姚巧玲去报了警,那自己这辈子就算是交代出去了——圈子里曾经有个叱咤风云多年的老前辈,人甚至都洗白了身份,自己开了两家酒吧和一间茶楼,日子过的美滋滋的。最后不是因为十几年前干下的这档子事情,被警察愣是给抓走了。

黄毛后悔的简直想给自己两耳光,平时上了头,他也就花个几百块钱去一趟消费场所罢了。可这次唱完了歌之后忽然犯了瘾,最后在药物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居然壮着胆子给来听自己唱歌的小姑娘下了药,最后甚至还让其他几个兄弟也掺和了进来。

要是就这么算了,自己迟早得挨两粒花生米,而且花生米的钱还得自己家里人出。

黄毛中午从自己的狗窝里睡醒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是惶恐不安的状态。直到绿毛给他出了个主意。

只要那个小娘皮把嘴闭上,只要她承认正在和自己谈恋爱就没关系了吧?绿毛当时说了些什么,黄毛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这个中心思想他还是能记住的。总而言之,要想办法让那个女人闭嘴,实在不行……黄毛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实在不行,就娶了这个女人。反正这种事情也见不得光,对方应该也不想这种事情被所有人都知道吧?

所谓吊癌,说的就是这种心态。普通人想要蠢到这个地步,还真是有些困难。

且不论黄毛究竟都是不是癞蛤蟆X天鹅,想得美玩的花。总之,他正打算闯入抢救室里,挨个看看接受抢救的患者里有没有自己要找的姚巧玲——要是看到她快死了,说不定他还能高兴的笑出声来。

但这里是抢救室,是不得擅闯的地方。

“喀拉!”一声金属物品甩动的声音响起,保安梁哥一把搡开了把自己挤开的红毛,顺便从腰间抽出了甩棍。“后退!”甩棍锁止的声音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威慑力,而甩出甩棍后大声呵斥的保安梁哥看上去就更吓人了,“抢救重地,闲人不得入内!”

七彩虹稍微退后了一点,但毕竟他们人数更多,而保安梁哥虽然手里拿着甩棍,但终归只有一人。人数上的差异,让七彩虹们迅速胆子又打了起来。

“打啊!有本事你打!”被推搡开的红毛和橙毛迅速凑上前,肆无忌惮的用胸口撞向保安梁哥的肩膀和手臂,他们甚至指着自己那一脑袋鲜艳的头发喊道,“有本事你朝着这儿打!”

圆脸少女浓眉大眼森女系装扮可爱卖萌写真图片

蓝毛和紫毛就更直接了,他们一副自己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喊道,“我们就是来看看病人,不就是没有给你塞红包么?这就要打人?”

孙立恩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两步。抢救室里的护士看见保安梁哥被推搡的样子,已经抓起电话叫保卫处了。但电话从打通到保卫处的保卫干部们抵达现场仍然需要时间,这段时间里如果让这群人冲进来,鬼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小郭,出来帮忙!”孙立恩一把拉开了自己胸口的拉链,把胡佳买给自己的羽绒服往旁边一扔。他不太会打架,也没什么打架的经验。不过这个现在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现在怎么把人挡在外面——抢救室里不少患者情况都很不稳定,万一这群彩虹头冲了进来,不小心撞掉了哪个患者身上连接着的呼吸机或者扎在动脉上的净化设备……那后果不堪设想。

孙立恩一嗓子喊出了一名身高一米九八,体重一百五十公斤的壮汉(小郭最近正在减重,而且效果相当不错),虽然男护士服看上去远不如保安制服吓人,不过他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一边脱掉身上护士服,露出里面的黑色紧身黑色T恤的样子,却实在是不得不令人想起那些即将走上擂台的搏斗高手。

而且还是重量级的那种。

小郭一个人的威慑力已经足够让彩虹团的七个人停下推进的脚步并且开始迟疑,而让他们开始后退的,则是同样撸起袖子出场的布鲁恩博士。

布鲁恩身高和小郭差不多,但他撸起袖子的样子却比小郭吓人多了——他肩头上巨大的熊头刺青,以及满脸刚刚长出来几天还没来得及刮掉的胡渣,直接让这支彩虹男团开始惶恐了起来。

社会小青年惶恐的时候会干什么?彩虹男团用实际行动证明,他们会像河豚一样自我打气,让自己膨胀起来,并且以更具有攻击性的行为来试图吓退对方。这个智障一样的行为事实上和智商无关,只是这群生活在灰色以及黑色小圈子里的人下意识的行为选择。

“M,人多了不起啊?!”人数占据上风的彩虹男团在黄毛的带领下开始骂人,被推搡了的紫毛甚至从后腰口袋里拔出了一把甩刀,在面前耍的虎虎生风,并且叫嚣道,“别以为手里有家伙我就会怕你!来啊!”

·

·

·

周围看热闹的人早就后退了十几步,把抢救室的门口严严实实围了起来。接到报告前来维持秩序的保卫科工作人员大喊着让围观群众后退,但是效果甚微。

彩虹男团也听到了这个动静,这让他们再次陷入了慌乱。

作为“社会人”,和别的小团体对峙的时候身后突然出现敌人的增援那简直是噩梦。前后遇袭,那结果必然是大败。而心里各有鬼胎的彩虹男团此时却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团结”力。黄毛和绿毛对视了一眼,直接朝着小郭和布鲁恩博士冲了过去,其他五个颜色也顺带跟着一起朝着抢救室里拔腿就跑。小郭和布鲁恩博士阻拦不及,只拦住了其中红橙蓝三人,剩下的四个则在紫毛的带领下成功突围,闯进了抢救室里。

紫毛一边跑着一边挥动着手里的甩刀。这些脑子已经被甲基苯丙胺连续作用了一两年的人思维都是混乱的。虽然跟着小团体一起冲了进来,但是后面该怎么办,应该做什么,他完没有概念。

反正就和平时干仗一样,把人吓退就行了呗?

紫毛又猛的一挥手,他在混乱中隐约觉着自己手里的刀子有些阻碍。

又往里面跑了两步,紫毛突然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矮胖的中年女护士。他又挥了挥自己的手臂,想要吓退对方。

矮胖的中年女护士抬头看了一眼朝着自己冲来的紫毛,然后猛地一抬手。

紫毛感觉自己的胸口上传来了一股巨力,然后整个人就向后飞了出去,顺带还砸到了身后的两个小兄弟。三个人一起躺在地上摔成了滚地葫芦,没有被砸中的黄毛吓的停住了脚步,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艰难突破围观人群的保卫科众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把彩虹男团按在了地上,毫不客气的把他们的胳膊扭到身后,再用身上带着的塑料捆扎带把他们的手腕锁起来。

而医护人员们压根就没去看这群被制服了的杀马特,他们正围在墙边,有些慌乱的脱着孙立恩的衣服。

孙立恩半靠在墙壁旁,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蓝色的T恤衫上有一道破口,一条大约十公分的伤口从自己的右胸下方一直延续到左腹。有血液正在从伤口里静静的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