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秋葵视频ios系统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郭瑾骅痛呼出声,鼻血当即就涌了出来,花语抿着唇提膝顶在他的小腹上,双手一个用力,直接过肩摔把这个接近一米八据说跆拳道黑带的废鸡砸在了地上,在发出重物

落地那令人牙酸的响声时,同时抬脚一脚踹在了他脐下三寸!“啊——”郭瑾骅惨呼出声,捂着自己的命根子疼的直掉眼泪,花语蹲在他旁边,轻佻的用一只脚踩在他胸口,“爸爸今天教的道理呢,就是永远不要想着脱爸爸的衣

服,不然会死的很惨。”

郭瑾骅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满脑子都是那无法言喻的痛苦和一个清晰的想法——会不会断了?!会不会废了?!会不会不能人道了?!

花语见这人竟然不知道尊重正在训话的爸爸,不爽的又掰断了他一根手指,“垃圾儿子,放弃了。”

说完站起身,拿过了郭瑾骅的手机,给韩绮悦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我这边出了一点问题,过来一下——一个人过来就行了,马上就成功了。”

然后就悠悠闲闲的抱着一杯水坐在了门边的一个高脚凳上。

楼顶,花园。

韩绮悦拿出手机看了眼消息,心里暗暗的骂了句废物,竟然连一个小女孩都搞不定!

“我去给们拿点饮料。”韩绮悦对韩冬儿和卢珍媛道。

韩冬儿有点不好意思:“悦悦我跟一起吧?”

落落大方棕发美人纯净通透唯美写真

“不用了。”韩绮悦笑着摇摇头,自己下了楼,匆匆赶到了游戏室的门前敲了敲门。

门被打开,韩绮悦第一眼就看见了趴在地上的郭瑾骅,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后脖子一痛,人就失去了意识。花语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韩绮悦,将门给关上后,粗鲁的扒掉了她身上的裙子,有点良心的留了内衣裤,然后将人给搬到了沙发上,再看看已经疼晕过去的郭

瑾骅,吭哧吭哧的把他也搬到了沙发上,扒了他上衣。

花语看着沙发上的“奸夫淫妇”,伸手拍拍韩绮悦的脸蛋儿,“姐姐啊,上次林晚缘的事儿还没让长记性,相同的套路再来一次不觉得腻味?”

她说完,潇洒的抱着自己的外套和水杯,心满意足的下楼去找花玲珑要小蛋糕吃了。

花玲珑一边打她拿蛋糕的手一边道:“就知道自己吃,赶紧去叫姐姐们下来,快要吃午饭了。”

花语嘴里塞的鼓鼓囊囊跟只吃榛子的小仓鼠似的,不满道:“让刘阿姨去叫嘛。”

刘阿姨是韩家的下人,赶紧道:“我去就行了,夫人让小姐多吃点儿吧,这眼见着瘦了呢。”

“我倒是觉得她胖了十斤不止!”花玲珑嗔怪道,却是怜惜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刘阿姨笑着上楼去了,正好遇见了久等韩绮悦不见人的韩冬儿和卢珍媛,卢珍媛道:“刘阿姨,看见瑾骅悦悦和花语了么?”

“小小姐在下面吃蛋糕呢,没看见大小姐和郭少爷。”

卢珍媛嘀咕了一句就知道吃,上前去推开了游戏室的门,看见沙发上的两个人时,爆发出了一声尖叫:“啊——!!”

……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韩绮悦一边抹眼泪一边道,“我真的不知道……”

一众长辈脸色尴尬而沉默。

这件事说出去也太丢脸了,表姐带着男朋友来拜访长辈,表妹却跟表姐夫衣衫不整的躺一起……

不管是豪门还是小康家庭,这都是让人不齿的丑闻!

卢珍媛哭的撕心裂肺,比韩绮悦那梨花带雨凶残多了:“韩绮悦!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了……”

韩茹脸色阴沉的抱着自己的女儿,眸光跟锋利的箭矢一般直直的刺进韩绮悦的身体,“绮悦,这件事该给姐姐一个解释,一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算完了?”韩绮悦心里咯噔了一声,韩茹这个老女人护短的很,要是有人敢动她儿女一根毫毛,她就能抄别人十八代祖坟,今天这件事实在是直接在韩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就

算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给她听,两人之间也一定会有隔阂……

花玲珑劝道:“小茹,也别太逼着孩子了……”

花语似笑非笑的拉住了母亲的胳膊,轻声在她耳边道:“妈,他们狗咬狗咱们看戏就成了,掺和什么?来来来,尝尝这个栗子糕,好吃到飞起!”

花玲珑无奈的拍了一下花语的头:“姐姐出了这种事我在旁边吃蛋糕,要是被人知道了指不定怎么戳我脊梁骨呢!”

花语漫不经心的道:“您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我保证外面的人不会听见半点风声。”

花玲珑一怔,随即道:“小语,绮悦毕竟是姐姐……”

花语了然的点点头。

花玲珑一直可怜韩绮悦早早的没有了亲生母亲,把她当亲闺女疼也是真的,既然花玲珑都开口了,她就给韩绮悦最后一个机会。

韩绮悦在抽泣的间隙里恶狠狠的剜了花语一眼,要是眼神能杀人,花语这会儿估计已经被千刀万剐的凌迟好几遍了。

但是现在她只能小心翼翼的去掩盖自己本来的计划,甚至不能把花语拖下水,难保这贱人会不会反咬一口,毕竟现在理亏的是自己。

想到这里,韩绮悦泪眼汪汪的抬起头道:“姑姑……我真的没有勾引珍媛的男朋友,您知道……我是有喜欢的人的,怎么会……”

卢珍媛哭道:“没有!没有!要是没有怎么会跟瑾骅脱光了衣服睡一起!”“是他强迫我的!”韩绮悦想着现在郭瑾骅没有醒,完全可以自己摘出来,她一把抓住卢珍媛的手,颤抖道:“珍媛相信我。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呢……是郭瑾骅强迫我

的,我不愿意,拼命反抗,然后两个人一起撞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晕了过去……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要是不相信的我们可以去医院检查的……”卢珍媛有点动摇了:“……他强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