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叼嘿免费软件下载

白羽妇人声音在风中忆耳畔回响,风中忆这才从失魂中醒悟过来。

风中忆先未回应白羽妇人,他看向楚狼。愁容满面,眼中尽是愧疚色。风中忆非常欣赏楚狼,他从心里将楚狼当亲弟弟待。但是由于这次重大失误,他将楚狼推到了一个极为尴尬境地,这对无辜的楚狼是极不公平的。

楚狼是硬被他们认定为小主人的。

现在却成了一个笑话。

风中忆黯然道:“小狼,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现在心情,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造成这次天大错误,当然并不是风中忆一人的错,但是风中忆将所有的错都揽到自己身上。

楚狼能体恤风中忆现在痛苦的心境。

楚狼突然觉得风中忆很可怜,他走到风中忆面前道:“哥,你有什么错?!你为血盟殚精竭虑,错了吗!你遵照师命,费心找寻小主人,错了吗!我就不知你错在哪了!你以为我真想做小主人,你还不了解我吗。这事对我来说,充其量就是一个玩笑而已,我不放在心上,大哥你何必放在心上。”

陆二爷和琼王也劝说风中忆不要太过自责。

风中忆本来多愁善感,此刻更是郁结难解。他觉得愧对恩师,愧对楚狼。风中忆自语般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错在哪里了,怎么会这样……”

白羽人开口道:“书剑郎,人都会犯错,知错能改,只要你为主母效力……”

未待白羽人说完,楚狼骤然打断他的话道:“什么知错能改!我大哥没错,何必改!”

大眼大辫子可爱少女私房照

白羽人平日骄横毒辣,无人敢对他不敬。现在楚狼当面让呛他,这让白羽人很恼火,他心里气怒,眼中掠过杀意。

鹰羽人,哭笑不得、还有冥崖一干高手对楚狼也怒目而视。

楚狼一脸泰然,视如无睹。

如果不是白羽人想趁这机会收服这些血盟后人,他就发作了。为了大局,他先隐忍下来。

黄莺看了楚狼一眼,她又对风中忆道:“书剑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弄明白,我更想。我可是从千里之外赶来见我儿子的,没有谁比我更难过失望了。现在我问你,你可践守盟约?”

风中忆失魂般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到底错在哪里了,不然我愧对泉下恩师,愧对小狼……”

白羽妇人道:“日后我定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楚狼突然道:“用不着日后,趁着都在,而且有当年事件亲历者,今日就能真相大白!”

为什么会造这么大错误,楚狼也想弄明白。楚狼也了解风中忆个性,如果不解开风中忆心结,风中忆更会黯然销魂,整个人都会陷入失魂丧魄状态。

所以楚狼脑中一直想这件事,到底错在哪个环节,才造成现在局面。

白羽人,白羽妇人,伍潮这些当事人都在,再综合掌握的信息,楚狼觉得能将这件事捋清楚。

楚狼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将探究的目光投向楚狼。人们也都不由朝楚狼靠拢过来。

因为每个人都想知道真相。

楚狼道:“都别挤过来,这边,琼王、伍爷、二爷风大哥留下,其余人,退后三丈。”

楚狼让二爷和琼王也留下,是对二人尊敬。

于是除风中忆四人,己方其余的人都退后三丈。

白羽人和黄莺见此情形相视一眼,他们看出,尽管楚狼已不是小主人,但是楚狼早已在这些人心里竖立了起威望。

这些人几乎是本能听从楚狼。

这对他们可不利。

楚狼又对白羽人道:“如果想知道真相,照做吧。”

白羽人挥了一下手,其余人都退后三丈。只留下白羽人、黄莺和鹰羽人。

楚狼从地上连续吸起几块石头拿在手里,又用脚在地了画了一个圈,然后楚狼蹲在圈边。

众人不知其意,也都跟着蹲在圈边。

楚狼对几人道:“当年那件事,谁有疑问,都可以提出来。提出的疑问,谁能回答,便答。谁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如果方便,也说出来。然后将所有信息综合起来,我们慢慢捋。”

几人各自点点头。

楚狼对白羽妇人道:“夫人,当初你们住在哪?”

白羽妇人道:“开始我们住在神雪域白象山中,后来我们觉得那里不安了,就换到了神雪域雾城西北的云林中……”

楚狼就将一块石头先放到圈中一处地方,代表白象山,然后又将一块石放在西北方向,代表云林。

楚狼又问道:“夫人讲讲那天的事,还有,那天是什么日子。”

白羽妇人永远忘不了那天发生的事,包括所有细节都历历在目。白羽妇人道:“二十二年前,十一月初九。天寒地冻地,一片洁白。当时天色微昏,近酉时。有十三个戴鬼面的高手突然而至,那些鬼面人很厉害。我丈夫为保护我们娘俩拼杀而战,我抱着孩子跑出屋子。但是没跑出多远,就被八个鬼面人追上。我拼力杀了一个,但是孩子也被夺走了。有四个鬼面人当时抱着孩子就走,剩下三个准备杀我。”

楚狼道:“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时白羽人开口道:“我接到她求助的信,但是冥崖距神血域千里之遥,我带着一批高手日夜兼程,但是还是晚到一步,孩子已被夺走。我就救了她。她当时发疯般哭喊让我夺回孩子,我就命擅长追踪的孟天缺带人追……”

原来白羽人命人追了,楚狼心里一动,他道:“孟天缺在哪儿?”

白羽人喊了一声。

“天缺。”

冥崖那些高手群里掠出一个蒙面人。

此人就是孟天缺,也是孟芸的爹。

孟天缺近前,也蹲在圈边。

楚狼示意孟天缺先别说话,他对白羽妇人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白羽妇人看着楚狼道:“当年是谁抢下的你?他们又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伍潮咳嗽一声,他开口道:“当年是石判传信给我,说小主人被一伙不明来历的鬼面人抢走了。我和石老便带人追踪,当时我们三十人,对方是十个人。那些鬼面人很厉害……”

这时候楚狼示意伍潮停下。

楚狼对白羽妇人道:“你知道石判此人吗?”

白羽妇人道:“我知道,石判是血盟的人。和我丈夫一直暗中联系。我们觉得事情不对劲了,我丈夫也传信给石判,让石判想办法……”

楚狼又对白羽妇人道:“对付你们的十三个鬼面人,你们一共杀了几个?”

白羽妇人道:“我丈夫杀了两个,我杀了一个,羽主赶来又杀了两个。”

楚狼道:“这么说,那批鬼面人只剩下八个了。而伍爷他们截住那批鬼面人是十个。”

楚狼在圈内写了一个八,又写了一个十。

书阅屋